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理南的博客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做万古事,为万世人!

 
 
 

日志

 
 

虞松峦的文南词 石普水  

2009-03-02 20:1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2008年6月29日《安庆日报》报道,宿松文南词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使“文南词”这朵艺术奇葩的保护层级得以提高,也为文南词的复苏和展现新的艺术活力提供了契机。文南词身价百倍,被誉为中国“戏曲活化石”。一时间对文南词(包括黄梅戏)的发源地,众说纷纭,安徽的东至、池州、湖北的黄梅,都站出来做文南词的“娘家人”,称其为文南词的发源地。宿松廖理南深研古藉,实地考证,调查访问,写出两篇有理有据咄咄逼人的重量级的文章,得出专家学者、业内人士和广大读者信服的结论——“宿松是孕育黄梅戏的源头”。而文南词作为黄梅戏的姊妹戏,宿松是它的发源地也已成定论。

作为文南词的爱好者,我自小受其乡土文化潜移默化的熏陶,少年时代也能用自制的二胡(打蛇剥皮蒙在小竹筒上,偷马尾作弦)跟大人们一道自拉自唱“文词”,——可见文南词在佐坝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有肥沃的生存土壤,为地方文化打下深深的烙印。作为文南词的正宗娘家人的“佐坝佬”,我觉得有责任象廖理南主任和洪云先生那样系统深入了解虞松峦的文南词。

 什么是文南词?我查《辞源》,无此条目,查《辞海》,亦不见芳影。

它的真实历史面目该怎样展示给世人?我想,文南词产生于民间,发展成长于民间,它的答案也一定在民间。为此,我来到文南词的娘家——虞松峦,走访了这“戏曲活化石”的见证人。

 沿佐坝乡王岭街往南,右边向西南的一条柏油路通洪岭佐坝,左边向东南的一条公路通向一个大村庄,整个屋场树木葱茏,高楼林立。村子全座北朝南,后高前低,由北往南约有三四百米。村子前边是一片由西向东直达龙湖的大田垅,田垅里是绿油油的水稻,稻田前边是山坡,山坡上是郁郁葱葱的松树峦。——这个屋场就是大名鼎鼎的虞松峦。

 早已年过古稀的虞志宜老人是土生土长的虞松峦人,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上世纪担任佐坝区革委会副主任。他说,文南词从明末清初开始,也是有虞松峦这个屋场就开始演唱文南词,——所以“虞松峦的文南词”实在是名不虚传。全盛时期的“虞松峦文南词剧团”团长叫虞正兴,但此人已故世。他长期在外工作,当今最了解虞松峦文南词的有二人,一个叫虞丙延,一个叫虞仁贵。虞老书记说他对文南词了解不多,但我相当满意他这句“有虞松峦九有文南词”!

 虞仁贵老人现居王岭镇,这位精神烁的老人生平会两门技艺:唱戏与做衣。他是高裁缝,更是文南词演唱专家,生末旦丑,角角能唱,角角传神。民间传说他唱文南词,年轻女人把孩子抓着两只脚倒着反背驮,孩子背后哭全不知道,别人在后面喊:“小媳妇,孩子背‘倒’了!”“‘到’了就好!”她还以为到家了。嘴里唱着文南词,全身心仍沉浸在剧情中。

他把女人唱痴了!

虞老师傅告诉我,虞松峦的文南词的祖师傅叫虞龙保,此翁家住程营虞墩。民国20年(公元1931年)来到虞松峦教戏,——这就是正统的文南戏,叫“南腔”,又叫“文词腔”。第一代学戏的最有成就的主要角色有虞宗洋、虞可荣、虞二荣(在我校工作的张洁主任是此公的胞外孙,张主任告诉我,安庆市曾有人将他外公的唱腔作了录音);第二代学戏的主要角色是虞正兴,后来担任剧团团长。1932年出生的虞仁贵、虞丙延是第三代传人。他们从小爱好文南词,10多岁便偷偷跑到离家四、五里的良岭学戏,并乐此不倦。遭到家人的骂打也不退缩,边看边记边想边练,一生的乐趣全在文南词中。风风雨雨,文南词跟随他60余年。(待续)

(1356)(2008.7.11)手机13074063193邮编  246509

网易龙湖书屋http://shipushui.blog.163.com/edit/

人民网龙湖书屋http://blog.people.com.cn/blog/s/271145

                                                                              2

 几天后我又拜访了虞仁贵老师傅。老人家告诉我,第一代宗师中还有一个叫郑三须的老师傅。也是复兴程营的人,郑师傅脸谱锣鼓二胡功夫极好。这二位师傅一文一武,既是导演又当演员,剧本大部分来自京剧,所以他们业内人士称文南词为“京剧尾”。虞松峦文南词先后一共唱了五十余部戏,最有名的代表作是《苏文表借衣》《大审玉堂春》《薛平贵回窑》《宋江杀惜》等。老师傅如数家珍,倒是我一时记不住许多。说到兴致处,师娘——也是文南词的老演员——拿出一本包裹得好好的宝贝,《宋江杀惜》的手抄本,纸发黄发暗,竖本抄写,朱笔圈点,字并不十分漂亮。老师傅情不自禁地清唱:“思情人来想情人,思想情人心不定”,全身心陶醉在文南词的欢乐中……

 虞炳炎老师傅也出生于1932年,不到10岁学戏,练的是正宗“童子功”。老师傅住在虞松峦,曾被宿松县黄梅戏剧团慕名请去,专司拉琴兼导演。他自称是虞松峦文南词的第四代,亲历见证了文南词的全盛时期。解放前后,虞松峦的文南词剧团盛极佐坝“下五庄”,每年从冬月到三月,农村农闲季节东村请西村接,来迟了请都请不到。到一个地方一唱就是十天半月,方圆几里的人全都来看,那真叫“万人空巷”。有一年在佐坝汪柏树唱了近一个正月还是日夜唱个无休无止,惹得早己请过无数次的徐柏树人抢戏袍,打了一场大架,双方都伤了人,差点出了人命。

虞松峦的文南词剧团从佐坝唱到宿松全县,唱到邻省湖北黄梅,唱到江西九江湖口。看戏女人把孩子驮“倒了”的典故,就发生在这一时期。可见他们演技之精,可见佐坝佬对文南词之爱。剧团演员正常20多人,全部男性。但张三有事,随便找个李四,袍一穿脸一画,照样可上场。可见虞松峦文南词基础之深,影响之广。老师傅对文南词有一套完整的资料,他当作宝贝珍藏着,佐坝乡政府去年为整理抢救文南词时,他曾是村支部书记的儿子让他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乡政府。此生此世77岁的老人最得意最钟情最了解最熟悉的还是虞松峦的文南词。

 我在06年出版的《宿松佐坝乡志》上找到根据虞炳炎老师傅提供的权威资料找到了虞松峦文南词的介绍。虞松峦的文南词,明末清初一直流行,是我地最流行的地方剧种。建国后有少数女子参加同台演出,三次参加县和地区(市)的汇报演出,均获奖。1958年县文化部门为保留这一文艺奇葩,曾专设文南词抢救小组。

文南词唱腔多种多样,有文词、南词、南词正板、行腔、平板、哭介、四板、四板哭板、报花名、花鼓腔、花腔、相思调等55个曲牌。虞炳炎老师傅珍藏着全套曲谱,乡志影印了一部分。

虞松峦还有一件独家宝贝,叫“断丝弦锣鼓”。这一珍贵遗产始传于明朝,兴起于民国8年(1919年)。其曲牌分为单丝弦和双丝弦。它的乐器甚多:有打击、丝弦和管乐等乐器。单丝弦32人组成,双丝弦64人组成。打击乐器有扁鼓、大锣、大鼓、大铙、钹钗、马锣、苏锣、梆子、梆鼓。管丝乐器有柳琴、二胡、月琴、琵琶、唢呐、笛子、小号。它是集吹、打、弹、奏为一体的交响乐曲。佐坝乡志影印了虞炳炎、虞前岳珍藏的全套演奏方法和曲牌。                      

望着树木葱茏,郁郁葱葱的虞松峦,我想象着这种专为本族红白喜事,清明祭祖,春节灯火,出“庙会”才演奏的断丝弦锣鼓,那种气势磅簿,气氛热烈,阵容庞大场面,想象着委婉悦耳,优美动听的乐曲,那是在篷莱仙境,还是灵霄宝殿?

我对虞松峦羡慕之至,钦佩之至,恋恋不舍,浮想联翩……(待续

                                                                      3

   “思情人来想情人,思念情人泪纷纷。”了解了虞松峦的文南词后,我一直在想,文南词为什么出现在佐坝虞松峦而不是出现在其他地方呢?它是从其他地方带来还是土生土长的呢?

 我问一个叫虞国栋 的60多岁的松峦人:“你们虞氏家族什么时候从哪里来到虞松峦的呢?”他说,他们先祖是清初从湖北黄岗八角井迁来的。这与虞志宜老书记说的300多年历史相符。他也津津乐道地讲述他们虞松峦引以为豪两大“屋宝”:文南词与断丝弦锣鼓。

我一位叫虞天慎的学生年纪不过四十多岁,但从小理发接融人多,也曾挑鸡做生意,走南闯北,可谓见多识广。他说宿松虞氏迁松一世祖叫虞奇卿,最先到复兴的小孤山旁,三个儿子,虞松峦是二房,,他们这一房在宿松人最多。虞氏宗祠有一副对联:  烟阁丹青 胸罗今古  会稽竹箭  品重东南   我查了《安徽名胜楹聯辑注大全》,“烟阁丹青”指虞氏名人虞世南,官至秘书监,唐太宗称其德行、忠直、博学、文辞、书法五绝兼具,其图象被画入凌烟阁,上联为其称颂。我还查了“会稽竹箭”,典出《晋书·虞潭顾众传。赞》:“顾实南金,虞唯东箭”,“东箭南金”意指东方的竹箭,南方的铜,古时都认为是上品,比喻可宝贵的人才。虞姓称其始祖为大名鼎鼎的远古舜帝。大禹治水有功,舜将帝位禅让给大禹,禹把舜的儿子封在虞这个地方,建立虞国,子孙以国为姓。

这一古老的著名姓氏,人口分布广但不多。虞氏在佐坝是大姓,可谓名门旺族。查乡志,虞姓在佐坝是第四大姓,人口共3860人。虞松峦有600来人,100多户。这“胸罗今古”的虞氏到佐坝300多年其祖宗的“五绝”大约只继承了一些杂学。“断丝弦锣鼓”那可是他们的首创,可惜那时候只有“秘方”没有专利,不然就没有现在一段起源说的公案。

 文南词这朵文艺奇葩为什么盛开在佐坝?

第一、 佐坝有非常肥沃的土壤。民歌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共同发源地,口口相传,更兼文字记录则传播更广泛更规范。佐坝最有代表性的民歌是《梁山伯与祝英台》(也称《山伯访友》)七言一句,五句一段,——“风吹杨柳转白纸,远来朋友会得稀,众位朋友听我唱,慢慢喝来不要催,难逢难遇在一堆。”全部是唱腔,而那尾音与文南词有很多相通相似之处。还有《十八相思》《十二个时辰》等等。我一个叫高卯炎的同学曾唱过一首叫《手扶栏杆》的民歌“手扶栏杆口叹一声,鸳鸯枕上劝劝我情人……干哥哥,搂到枕头当的当干哥哟”。歌词写的真切,曲调婉轉悠美,字正腔圆,正所谓余音饶梁三日不绝——他的父亲解放以前常到虞松峦学戏。算命瞎子都能自拉自唱几段。农闲期间流行“说书”, 敲竹板,击鼓,有道白,有唱腔。这些民歌、鼓书,大概就是文南词的前身吧!

第二、 佐坝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在那物质生活匮乏的年代,没有电视机,《梁山伯与祝英台》就是电视连续剧,夏天纳凉的晚上,谁先带头亮一嗓,接着就会有大声小声无声的合唱。干农活时有人唱山歌当休息,解放前上埒打草一人唱众人和,无边无垠的草场上成了山歌的世界。出门在外一人走路为排遣寂寞与相思也为解乏也轻声哼唱民歌,甚至晚上走夜路以唱民歌作伴壮胆。出门在外以民歌交友,读书人请女艺人唱歌叫“打茶围”。总之,佐坝佬对民歌只有唱多唱少之分,唱好唱差之别,但没有佐坝佬不会唱民歌的。佐坝是一个民歌之乡。

第三、佐坝有两个很好的师傅。虞龙保、郑三须是虞松峦公推的文南词的师傅。这二人走南闯北,有点文化,酷愛唱戏,且虞师傅会唱会演,郑师傅会拉会奏,二人联手,在虞松峦有“断丝弦锣鼓”和爱好民歌的肥沃土壤上,那可是干柴烈火,越饶越旺,终于培育出具有佐坝特色的文南词。(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5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