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理南的博客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做万古事,为万世人!

 
 
 

日志

 
 

细说宿松黑道大佬 ZZ - azhu_1213的日志 - 网易博客  

2009-03-01 11:5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篇一
上世纪80年代初,宿松开始出现黑道人物,当时我们还是学生,时常有所耳闻。当年有个组织叫“八大金刚”,红极一时,纵横全县,一般的人是不敢惹他们的,二般的就更不在话下。依然记得“金刚”里的几个姓名:祝XX、“白X”、徐XX等,当年如雷贯耳。
亲见过“金刚”的两件JP事件,但容我细细道来。
一次是从县城乘车去复兴,金刚人物之一的“白X”,只因看不贯车上一个戴墨镜的小伙子(那年头MS戴墨镜的都是混混的说),抬手便打,边打边骂其“烧得不轻”。车上好几个是墨镜的同伙,正想还手。金刚便报出大名“我是八大金刚的白X”,但见那一帮人立马鸦雀无声,任由其抽打墨镜,墨镜也一脸可怜相,甘愿受辱。当时俺那一个膜拜啊,无法形容。现在想想,素不相识的俩人,就因为我看不贯你就要揍你,而且,挨打的还没招他没惹他,哈哈,这事只会发生在那个时代。
另一次是在复兴的街头,八大金刚的老大开一辆破吉普车兜风,在复兴街上轻碰了一老头,那老头的儿子是复兴一霸,手下兄弟亦有几十。在霸主的地盘,碰了霸主的亲爹,这还了得!霸主一声令下,众人便要围扭,但见这人报出大名,“我的八大金刚的祝XX,你们要动手请便!”,一脸的不屑。奇怪的是,霸主那一彪人马真没敢动手。老大寒暄几句,开车而去,把我等看得一楞一楞的。复兴素来是多混混的地方,当年尤甚,在复兴街头撒野能全身而走的,我只看到这一个。当年,复兴街头3日一头破,5日一血流,治安状况可见一斑啊。与华阳河农场的争斗打杀更是家常便饭。
那年头的大佬们,混的是名气和野性,逞的是“英雄霸气”,少有人通过混世来捞银子的,这是那年头混世的特色。
此后几年,“八大金刚”纷纷结婚生子,名气也江河日下,慢慢归隐了江湖。

八大金刚后,横空出世一个大佬,名曰:廖XX。

篇二
这廖氏,我只见过一面,但名字听了好些年。当年,关于他的故事,宿松坊间版本众多,奇闻逸事也相当的不少。
据说,他是公安局派出所里的常客,警察叔叔拿他基本没辙。传闻一:一日,廖氏拘留期满,手下一帮兄弟正在大门口燃放鞭炮迎接着。大佬大摇大摆地从看守所往外走,管教干部喊住他:哎,廖XX,你的被子还没带走呢!(那年头,治安拘留和劳教、劳改都要自己抗被子进去的),这位大哥一声大吼,惊翻一片管教。答云:被子就放号子里了,过几天我还要再来!!!
把拘留所当家了!就是这么个人,你说谁敢惹他?
当年,他们也就干些打打杀杀、强吃强喝的勾当,重罚他也拿不起,因此,成拘留所里的常客。强吃,基本套路是找县城比较有名气的饭店,拉上一大帮哥们过去,点上最好的酒菜,钱不给一分,吃完就走,饭店老板基本不敢有半个不字。不然,这店明天便不要开张了。他们也不老在一家吃,基本是挨个轮流吃着,也算是讲了点人道。
有年暑假,我跟几个同学在当时的“黎明饭店”吃蛤蟆,席间鱼贯一干人等,光膀子的、留长头毛的、穿喇叭裤子的、剃和尚头的……好不吓人。同学低声暗叫一声“廖XX!”,我们丢下一桌炒蛤蟆就走了,那个吓啊!其时,我并没有亲见到这个大佬,当时还老问同学谁是,还有些遗憾呢。
此君心狠手辣,因此能成老大。据说,跟几个“兄弟”一起出外打鸟(用气枪),手下一句话不恭敬,立马气枪射之!手下拉到县医院开刀才把铅弹取出来的。
又传此君极其好色,手下的兄弟泡上个“码子”,只要他看得上的,他基本都是强占。在宿松,他应该是祸害过不少那个时代的女孩子了,这绝对是事实。
我唯一见过一次廖XX,是高中毕业的那年暑假,晚饭后没事跟同学沿着人民路闲逛,发现路边花坛上坐着个人,一脸凶相,气兜兜的,我感觉奇怪,多看了一眼,我同学赶紧拉我,说“你看什么看啊,廖XX!”,额得神,吓得我们飞也似的跑了。据传,廖大佬那时跟老婆闹离婚,心情不好,谁惹他就练谁,幸好我没看他第三眼啊!
廖那年代,也不以黑做生意赚钱,基本就是玩乐,吃、喝、打、杀、嫖、赌。还听说过廖喜欢赌,有言一次“发炸鸡”,廖空手打人庄家台面,结果被廖一把赢走。如果是输了,他也基本是一走了之,无钱给你。
廖横行宿松的日子不短,前后应该有5、6年之久,但并没靠黑积蓄多少财富,因而晚景并不好过。后来听说他靠带许岭的一个“交际花”在深圳买身养活自己,也算悲凉吧。

江山代有大佬出,各领风骚仅几年。
廖以后,宿松的大佬该数大名鼎鼎的张X张光头了。

篇三
张X张光头,应该是宿松历史上最有名气的黑道大哥了,上了安徽省的扫黑名单不说,还成为省厅直接督办的案件,可见其黑道的威力和声名了。
张大佬的时代,宿松黑道也慢慢走出了此前一人独牛的时代,可谓“军阀”割据,群雄纷争,好比三国演义。
张的黑道发迹和发达,靠的也是一帮“兄弟”们流血拼杀出来的,那时风传他手下的小兄弟们有100多个。我有一次,在汽车站附近看到他,带着1、20个兄弟,他走中间,头上光溜溜的,连眉毛都没有,那种气质很寒人。
张混世的那时侯,黑道们都知道通过黑来积敛财富了,张也不例外。这是宿松黑道开始涉猎产业的开始。张也注册了公司,名曰“宿松讯达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开始垄断宿松的建筑(主要是沙石)材料市场,靠向上拉拢官员向下打杀对手而形成垄断势力。而且,也在宿松发展娱乐业,经营舞厅、夜总会。
张光头霸道宿松的时候,宿松还有另外几股势力也不可小觎。
有以“王XX”为首的一帮,此人开过夜总会,承包过水产,如今开着宿松名气不小的星级宾馆,都是以黑道发家的,不过王大佬聪明,如今已经漂红成红顶商人了,成了宿松X协的委员,在此不提了。另一股势力,还强过王的势力,为首者大名邓X,小名叫“X子”(宿松许多人只知道他的小名),当时势力比不过张氏,但人马却比张多。为抢夺当年孚玉路的工程改造建设项目,两帮相约一决高下,结果张大佬从黄梅、九江等地唤来了无数的外帮弟兄(黑势力也懂得纵横学的)。某日夜晚,两帮人车马到齐,X子这边的人马刚拿出棍子菜刀,但见那边张光头的兄弟们,齐刷刷地拉出了统一的“武器”——2米长的钢管上头焊着一把硕大的菜刀,一声喊起,这边的“X子”帮被打得落荒而逃。武器不对等,早就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胜付。结果,张在县城四处追杀“X子”,X子只得带着7、8个贴身兄弟外出深圳、福州、南昌等地避难。张因此得而继续独占宿松的建筑材料市场。X子在张X被捉后,迅速成为宿松的黑道大哥,这是后话。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张在宿松如此风生水起,自然要引起“上面”的重视,2003年,全国扫黑风暴骤起,张难逃噩梦,很快做了那个被打死的出头鸟,锒铛入狱。在此不再赘述。
张前后独步宿松近10年,不能说此人没能耐,无奈黑道永远是一条不归路,黑得越霸气、声名越大,死得越快。
在此,再次佩服一下那个洗红了的王大佬,曾经一个洲头乡下的小混混,如今身家千万头带红顶,确实有远见啊。

时光如水,生命如歌。
张光头捉住以后,叱诧宿松的大哥顺理成章变成了X子了

篇四

X子在宿松黑道混迹,到今天为止,前后应该有接近20年的时间,20年间逍遥于江湖,不出事故,不能说是没有能耐的。

X子,我见过几面,跟白面书生一般,文质彬彬、面相和善,穿着打扮入时得体。如果不告诉你他的背景和身世,几乎难有人能想象得出他是黑道人物。

X子刚入道时,也是靠一帮小弟在宿松打杀。宿松多小弟的原因,我认为主要是宿松没有工业,就业机会太少,大批初中毕业考不上高中的学生就开始混迹街头,这些孩子,世界观基本没有形成,很容易捉伙成群地跟随某个大哥级的人物斯混,X子就是那个时期的大哥级人物,X子人马多的时候,手下有接近200多个小弟,这些小孩子,15、6岁,象没穿串的小牛儿,做事异常莽撞,根本不计后果。曾经有几十个小弟在老二中(今实验中学)的围墙边上,生生地打死了一个“叛变”到另一帮派里的小孩子,参与围扭这个的小孩子的据说有40多个小孩子,结果死者家属报案,警方也抓了几个小孩,却楞是找不到到底谁是致死这个小孩子的凶手。中国法律向来是罪不及众,最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无辜而死的孩子成了冤魂。

那几年的春运,X子都是在幕后指挥着这些小弟,挨个向每个客运车主收取40元/人的管理费用,每天出去打工的民工基本在5000-10000人左右,一个人40元,1万人就是40万元,这是怎样的一笔帐目,大家都无法算得清楚。X子通过这样的手段,笼络小弟,只要加入“革命队伍”了,每天都是发好烟、喝好酒、吃香喝辣、分钱分物,这样,许多在城里无所事事的小孩子都纷纷参加了“革命”。据说,有一次,一个胆大的车主,未交“管理费”拉着一车客人半夜偷偷开走,结果,X子手下的兄弟们开车一辆无牌无证的北京吉普追到黄梅交界的地方,强行拦下,把司机和车主爆揍一顿,砸烂了所有车窗玻璃,继而驱赶车上乘客……,这以后,所有车主和司机都老实了。

X子能在宿松混世而不被关押,有个传说,说是X子警局有重量级的人护着。据称当年宿松警局一个C政委曾经在年轻时期狂热地追求过X子的母亲,可惜未能最终追到手。于是,这段上辈年轻时代的交谊,荫护了X子,使X子总能平安无事地混世界。

X子手下有几个铁把兄弟,有个H某,也是一个不象坏人的帅哥。这个H某的父亲在宿松也是一个侠客,曾经为了H某的哥哥,以故意伤害的罪名把宿松城关派出所和公安局全告上了法庭,警局差点吃上官司,最后赔钱私了的,于是对于H某,警察也不想动他,主要是不想惹麻烦。还有个C某,也是X子的铁把兄弟,C某的父亲是政府某局官员,……就是这样一帮人物,都是令警察头疼不已的人物,所以,他们被抓的可能性很小,于是,就都能游走于江湖,而且,胆子越来越大。

X子跟张光头的打杀之后,出外躲避了很久,至张光头被捉,X子顺理成为老大,他干的仍然是张的那一套:垄断宿松建设的沙石等建筑材料,抬高物价,积敛财富。甚至发展到在宿松各乡镇发展势力,垄断宿松各乡镇的沙石建筑材料。2001年,宿松一乡镇两派势力为沙石市场火并,另一帮老大被做掉,X子这帮取得最后的胜利。

X子是性情中人,花钱大手脚,所以混事这么多年并没有剩余多少钱财,此前他是开一部红色的“马六”轿车,大概感觉不上档次,终于换了部宝马,但买宝马的钱并不是X子自己出的,是“借”了宿松做生意的老板们20个身份证,每个身份证向银行贷款5万而买下的。X子是真没钱买车,还是通过这样的手段来“保护”这些在宿松做生意的老板们,实情确实不得而知。也算宿松奇闻吧,呵呵。

篇五

进入21世纪后,尤其是最近几年,宿松的黑恶势力并没有被剿灭或者自然消亡,反而越发猖獗起来。但如今,却是没有一个大哥可以横行宿松了,用一句套话来讲,现在的宿松,是群雄割据,军阀纷争,大角小角,诸色人等,只要在宿松小有名气,都能在宿松混碗饭吃。

这就是当今宿松黑道的现状,那怕是如今还在道上行走的X子,也不敢再称老大了。各帮之间,切切蛋糕,平分市场,相互给点面子,互相争霸也互为利用。头头们开着高档名车,出入高档宾馆酒店,抽名烟喝名酒(宿松的烟酒消费在安庆市最高,可能在全省都能排上名次),穿着西装革履,涂抹油头粉面,出手阔绰,俨然一副大牌生意老板形象,可惜,没人知道,私底下却是做着肮脏的勾当……

以上五篇直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廖理南:
哟,你还是宿松通哩!这些情况,亏你了解到如此之多。以后写《宿松野史》时,我当请你参与呀!请多保重!呵呵,见笑了,道途略影。
哟,你还是宿松通哩!这些情况,亏你了解到如此之多。以后写《宿松野史》时,我当请你参与呀!请多保重!



引文来源  细说宿松黑道大佬 ZZ - azhu_1213的日志 - 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4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