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理南的博客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做万古事,为万世人!

 
 
 

日志

 
 

《宿松纪事》文稿选(17)石奎元  

2008-10-27 10:0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旷古绝后最具震撼力的真实故事

                                                                车氏割肝医夫

 

在宿松县洲头乡下夹村的小学后面,有一座高1.5米,周长10米的椭圆型的条石坟墓,墓前安着一块高1.6米,宽0.8米的石碑,石碑正中一行大字曰:“皖松义烈刘车氏孺人之墓”,落款“民国二十六年八月十九日,泾江同人撰”,右边关于墓主生平记载的小字,由于长期受风雨侵袭,已难辨认,墓上林阴复盖,墓周杂草萋萋。这就是70多年前为给丈夫治病割肝而死的刘车氏的坟墓——“义烈祠”俗称车娘娘庙的遗址。

“义烈祠”为纪念车氏这位义女烈妇所建。

车氏乃许岭镇人,家庭比较殷实,自幼许配给白茅庄即现在的九姑乡白茅河刘真发为妻,而刘家则家道中落,一贫如洗。车氏的父母几次劝其悔婚约另找高门,都遭到车氏的拒绝,说:“父母既把我许给了刘家,女儿就认命了,生是刘家人,死是刘家鬼,不能因贪图富贵,做出不义之事,让父母被人讲嫌话”。父母劝不动女儿,只得让女儿和刘真发成了亲。

成亲后夫妻恩爱,安分守贫,从不怨天尤人。夫妻俩认为洲地找生活出路比后山容易,于是于1928年迁到泾江庄即现在的洲头乡宗营村投亲落户,做了两间茅屋,另加一小厨房,种了两亩佃地,还开了两亩湖荒,生活还算过得去,比后山要强。后来生了两个女儿,吃口多了,加上年景不好,苛捐杂税又重,生活就显得很紧张,经常缺餐少顿,可车氏从不生烦,总是将好一点的饭菜让女儿和丈夫吃饱,自己少吃或光吃点野菜充饥。为了养家糊口,夫妻俩除了种地外,丈夫经常给人家打零工,车氏在家割野麻搓麻绳卖给粮行锁包口,找点零钱贴补家用。车氏虽没有读过多少书,总是以“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的传统礼教作为自己做人的准则,同时她也崇尚佛教,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牺牲精神,对待人世间的一些事情,因此她善良而富于感情。她对丈夫体贴入微,对女儿痛爱有加;就连邻里之间发生口葛等小矛盾,她总是出面尽力化解;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她总是尽力而为;有时邻居少了什么,误认为是车氏所为,羞辱她,她也不争辩,坦然付之一笑。因此邻里之间称她是“弥勒佛转世”。这个贫穷而又充满着和谐的家庭,就这样安分守贫地渡着美好的时光。

1936年一场灾难降到了这个家庭。春节刚过,车氏的丈夫刘真发感到手脚没劲,不思饮食,皮肤和眼珠发黄,为了生活还是坚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了古历五月间,刘真发瘦得皮包骨,再也坚持不住,已卧床不起。车氏东挪西借,凑了点钱请大夫诊断了“缠腰火”(肝炎病),要长时间吃药和休息,否则……。这可把车氏急坏了,哪里有钱给丈夫治病呢?她只得天天求神拜佛,刘真发也常常吃圣药,喝仙丹,病情仍无好转,车氏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常常以泪洗面。偶一日一僧尼化缘到了她家,车氏把她奉为上宾,向僧尼倾诉了丈夫的病情和家庭的窘境,要僧尼给她指一条挽救丈夫之路。僧尼说:“我不会治病,我只听说古代有位朱氏割肝医治婆母的顽疾……”。僧尼讲得有板有眼,车氏听得连连点头,顿觉心胸豁然开朗,认为丈夫有救了。她千思万谢送走了僧尼以后,长期阴沉的脸上开始露出了希望的笑容,她想古代朱氏能割肝医治婆母的顽疾,我车氏也能割肝医治丈夫的顽疾。她也想到割肚割肝的巨大痛苦,为了治好丈夫的病,再大的痛苦她也能承爱,于是她就开始作起准备来。

她首先是安慰丈夫不要着急,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其次就是给丈夫和女儿办足几天吃的东西,其次就是洗净一双裹脚带(古代妇女缠足用的布带,一般五尺长,五寸宽),准备了一包黄烟,一块破絮和一把磨得锋利的柴镰(古代打柴用的一面韧的尖型镰刀)古历五月二十日下午,她支走两个女儿,用柴镰割开自己的肚皮,挖出一块肝来(是否是肝也不一定),鲜血外涌,她迅速把黄烟敷在刀口上,然后盖上破絮,再用裹脚带捆好伤口,洗掉手上的血,换掉身上的血衣,强忍剧痛,把肝煮熟,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端给床上的丈夫吃。丈夫问你哪来的钱买猪肝吃,车氏说,听说猪肝能治你的病,我在屠店赊来的。看着丈夫把肝吃完,心里默默祈祷:“菩萨保佑,愿我夫从此百病消出”。随后她又去磨磨,晚上又烧蚊烟给丈夫驱蚊,一口烟把她呛得咳嗽不止,裹脚带绷断,肠子破肚而出,倒在地上鲜血外流。刘真发定睛一看,如梦初醒,方知刚才吃的不是猪肝,而是车氏的肝,放声痛哭,两个女儿见母亲肠子外露,鲜血淋淋,又惊又怕,哭叫不停。左邻右舍不知刘家出了什么事,都来观看,眼前的情景使邻居们个个惊得目瞪口呆,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真发把车氏割肚挖肝给自己治病的情况向大家讲了一遍,然后把车氏抱上床,一边抹着血,一边哭诉着:“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你为了我冲破父母的阻拦嫁给我这个穷光蛋,你为给我治病,不惜割肚挖肝,我欠你这么多叫我如何还得清呢?”车氏拉着刘真发的手,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没有你撑不起这个家,你没有我可以再娶,为了这个家,为了救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的病好了,把两个女儿扶养成人,我这样做是值得的。”说完,悲惨死去。旁观的人看着车氏割肝医夫的悲烈情景和车氏夫妻俩感人肺腑的话语,无不感到震惊,对车氏顿生崇尚敬仰之情。

由于刘家一贫如洗,无钱买棺木,以至于车氏死后6天没有入棺,在炎热的盛夏,仍不腐不臭,脸上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似睡觉一般。人们感到非常奇怪,一是车氏割肝医夫的壮举旷古少有,二是盛夏6天不腐不臭有悖常理,更是奇上加奇,人们联想到车氏生前的为人处事,疑惑是不是车氏死后成佛。因此“车娘娘成佛归天”“车娘娘阴灵显圣”的传言不胫而走,一传十,十传百,几天的时间,这一爆炸性的新闻震惊乡里,波及邻县,宿松、太湖、望江、黄梅、九江、湖口、彭泽等县闻讯前来瞻仰,凭吊者不计其数,并纷纷慷慨捐款捐物,一个平时无人问津的普通农妇一时成了千万人顶礼膜拜的菩萨。当时下夹街上的一些名流提议把车娘娘由宗营迎往下夹安葬,并请风水先生在下夹上街口选了一处名曰“莲花池”的风水宝地安葬车娘娘,旨在以此带动下夹商业经济的发展。车娘娘出嫔的头天晚上盛况空前地放了焰火,第二天举行了数千人参加的声势浩大的送葬仪式,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景观。安葬了车娘娘以后,病情危重的刘真发自吃了车娘娘的肝,他的病竟然不治而愈了。

随后一些社会名流和佛教信士推举成立了“义烈祠”筹建委员会,设计用长方型块石围砌车娘娘坟墓,安上石碑,在墓上建三间大瓦房做殿堂,两侧建各种用房数间。1937年古历八月十九日,“义烈祠”整个工程竣工。塑了车娘娘的金色神像,安装了精雕细刻的神龛,大殿内挂起了五彩纷呈的匾额,特别是太湖县的信众送的一块一丈八尺长,五尺四寸宽的大金匾,上书“旷古义烈”四个大字,格外引人注目。一些文化人士对“车氏割肝医夫”的壮举,极尽崇尚倡导的木刻竹雕的对联悬挂殿内。如“一叶心肝垂史册,千秋丹药济生民”“下得苦工,身纵在尘尘可出,夹杂雅念,口中念佛佛无灵”……只有一位塾师用一分为二的观点撰了这样一付影响颇深的对联:“妇生乡人敬,妇死国人悲,读烈女传章,能妇生难能妇死;其志诚可嘉,其情实可悯,愿诸姑姊妹,效其志莫效其行”。“义烈祠”殿堂的恢宏,装饰的精美,匾额楹联之多,文化分围之浓厚,香火之旺盛,均敢于东首的小孤山比美。每逢重大的佛诞节日,本地和邻县的朝拜者不计其数,把下夹街和庙前的广场挤得水泄不通,想一睹车娘娘的芳容,向车娘娘磕个头,有很多人要等到第二天才能轮得到。这么多朝拜者购买佛物,吃喝住宿等,确实给下夹的商业火了一把。这样的盛况,更胜小孤山一筹,所以有人写了这样一付对联:“今日去乘鸾,扬子江声犹带恨,他年归化鹤,小孤山色要平分。”

刘真发病好以后,决心终生不娶,带着两个女儿住庙,给车娘娘打扫殿堂,掸灰抹尘,早晚给车娘娘上贡,双手合十,顶礼膜拜,晨昏给车娘娘撞钟击鼓,以此来报答车娘娘对自已的恩情。“义烈祠”极盛了十八年以后,1954年被洪水冲毁,刘真发利用残砖断瓦就在车娘娘墓旁做了两间小屋,继续陪伴车娘娘。后来大女儿读书,在外地参加了工作,小女儿一心向佛,决心不嫁,终老在母亲墓旁,刘真发一直守候墓旁到90高龄才寿终正寝。

“车氏割肝医夫”令人不可思议的是:①在当时没有任何医疗条件的情况下,竟敢自己割肚挖肝,要有多大的勇气才敢这样做;②割肚挖肝以后,忍受着剧烈疼痛,自己包扎伤口,装作若无其事,煮肝、磨磨、烧蚊烟,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忍受得住;③在炎热的盛夏,一个内脏外露的尸体,6天竟不腐不臭,有悖常理;④刘真发吃了车氏的肝以后,严重的肝炎竟不治而愈,难道人肝真是治肝炎的灵丹妙药吗?这几个问题令人难以致信,可这又是不争的实事,至今凡80多岁的老人,对当时亲眼目睹的情景,还记意犹新,谈及此事,尚津津乐道。

“车氏割肝医夫”旷古绝后,影响深远,《复兴区志》《洲头乡志》均有记载。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促使这一事件的发生,我们从这一事件中应得到的哪些启示呢?有待我们的专家学者去研究,我们的读者去思考。

                                                                                                            

作者简介:石奎元(1942~~) 宿松县洲头乡宗营村人,系村退职老干部。几十年来,利用业余时间笔耕,先后在省、市、县各类报刊发表各种体裁的文章百余篇。时虽年近古稀,仍笔耕不辍。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